ofo衰败早有定数,同样的路宠物巨头也曾走过?

发布日期:2018-12-29 查看次数: 60 编辑:

在燃烧人民币取暖的好日子过去后,共享单车的凛冬突然而至。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的一栋大厦。一墙之隔,阻断了ofo小黄车内部与单车押金用户的愤怒情绪。

墙内,ofo创始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戴威继续劝勉着员工认同与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墙外,对ofo与戴威不再抱有信任的消费者正通过法律等多种途径,寻求一个结果。

站在资本的巅峰上,ofo曾经是市场领军者。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在2017年曾有过统计,当时全国共享单车投放总量已近1500万辆,摩拜单车和ofo两家占比近八成,足见ofo的地位。最红火的时候,ofo的日订单量突破3000万单。

但是,烈火烹油的日子没有过多久。去年底,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等相继倒下。进入2018年,摩拜单车卖身给了美团。ofo则出售广告位试图造血自救、资金链紧张取消免押金,随后不仅连续产生多起质押,还传出退出日本市场的消息。

而消费者与ofo之间的龃龉,因为押金问题,已发展到不可调和的阶段——自2018年12月17日始,数百名ofo用户到北京海淀区公司总部楼下,申请线下退还押金,闹到不可收拾。

17号当晚,OFO小黄车官方微博发布退押金政策提醒,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押金事宜,希望广大用户耐心等待。12月19号下午,OFO小黄车CEO戴威发布内部信,回应了ofo近期在运营、现金流和退押金方面遇到的问题,称“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18日,随着消息的传播,越来越多被拖欠押金的用户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截至12月25日,ofo App中排队用户已超1350万人,若以每位用户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至少14亿元;而还有一些用户是缴纳的199元押金,若以此计算,ofo目前待退押金可高达28亿元。

仅仅两年前,共享单车还是中国最耀眼的明星项目,投资人争先恐后,一掷千金;一年前,共享单车仍位列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单车公司们豪迈地宣布要进军欧美,行遍全球。话音犹在耳畔,这个迅速崛起的行业便已经以更快的速度陨落。

ofo的速度陨落能带给宠物行业哪些启示?

继国内的连锁宠物店“宠宠熊”倒下后,宝岛台湾的知名宠物连锁店“动物王国”也宣布倒闭了。宠物连锁店两大巨头轰然倒地,引发无数从业者深思。

除了宠宠熊创始人徐成表示“自己能力的缺失,导致公司在壮大之后也陷入了资金等各方面的失控”之外,宠宠熊的美容总监叶俊说的更加直接:“开店的说宠宠熊倒在服务上,教美容的说宠宠熊倒在了技术上。我可以很负责的说,无论理念、服务还是技术。宠宠熊至今为止都比大部分宠物店要好......别再猜了,宠宠熊是倒在了经营决策者‘贪婪’上和跟时间赛跑的资本上。

叶俊的说法得到很多业内人士的赞同。宠物行业的扩张速度已经超出很多人的预料,比起行业飞速的扩张,国内宠物行业所有人都是第一次面临这么庞大的宠物市场,企业创始人对于未来的预期并没有详细的参照,在摸石头过河的过程中,自然有人失足落水。

资本的加持同样是一把双刃剑。大笔的资金投入让企业可以迅速扩大自己的业务,但随之而来的是与投资方的对赌协议,投资方对于公司发展的要求,会成为企业脖子上的枷锁,到期未能完成投资方的要求,要么另寻融资,要么资金链断裂,走向破产。

宠物行业如何规避风险?

■ 摆脱资本依赖症 积极寻找盈利模式

资本已成为企业又爱又恨的包袱,一方面,企业因暂时无法盈利需要资本为企业补给弹药,继续保持竞争力;另一方面,企业在未找到盈利模式之前,始终都难以摆脱资本方的摆布。

目前宠物连锁行业最大的痛点,莫过于其中90%以上的模式都不盈利。或者再极端一点,可以说所有生活服务O2O企业还没有达到盈利的状态。

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时代,失败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了还不知道原因。没有居安思危的精神,对于自己和行业没有清醒认识,缺乏管理大型企业的经验,迷失在资本膨胀带来的快感中,又怎能获得成功。

■ 市场需求、团队人才、客户体验是关键

一家企业有没有前景首先要看这家企业要做的项目是不是有足够大的市场,有些领域虽然有足够大的市场需求,但身在其中的企业“眼高手低,执行力不强”,极速扩张后,为了控制成本,招纳大量基层员工,基层员工待遇也不可能太高,导致基层员工技术与素质都参差不齐。

服务业的客户体验更是至关重要。企业更应重视消费者的体验,不能只为商人逐利,而应该为顾客服务。

CIPS 会员服务

长城国际展览有限责任公司

展商展位预订 专业观众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