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室内动物园”的拐点:资金链破裂、动物损耗、禁止野生动物交易,下半场拼什么?

发布日期:2020-02-17 编辑:CIPS官网 查看次数: 741

 

近年来,室内动物园这一宠物新业态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成为不少商圈吸引人流量的法宝之一。

长城宠物展  长城君 /文

“商场流量收割机”遭遇疫情滑铁卢



“来室内动物园就不用专门腾出时间做规划,吃完饭不用出商场,上楼就是动物园。而且,冬天天气冷,在室外待不久,在室内除了看看动物,我们大人也能在商场里逛一逛。”

 

张梅的儿子今年4岁,平时最头痛的就是周末带他去哪儿玩。自从小区附近的商场里新开了一家室内动物园,张梅总算找到了周末的好去处。

 

像张梅这样认为“室内动物园不错”的宝妈不在少数,近两年,由于准确切中宝妈群体的硬性需求,室内动物园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全国各地掀起了一股“室内动物园”开店潮。各个品牌纷纷入局,并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新店拓展。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长城君初步统计,目前全国已开设的室内动物园有35家,连锁品牌包括Zoolung、超级萌物、自然之城KAKAZOO、嗒咪动物奇幻乐园、FUTURE ZOO未来动物城等。

面积大多500到10000平米不等,集互动展示、游乐体验、科普教育于一体。
盈利模式大多以门票+IP衍生品销售为主,有些室内动物园还提供动物医疗、动物美容、动物寄养等服务。

 资本对室内动物园这一新业态也十分青睐。据36氪报道,2019年,室内动物园品牌小小动物元获得多轮、总额近亿元融资。
在资本寒冬背景下,室内宠物园的市场前景可见一斑。然而一场疫情的突然到来,却使蓬勃发展中的室内动物园遭遇“滑铁卢”。
今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随后扩散到全国各地。
中国疾控中心最新检测结果提示,此次疫情可能与野生动物交易有关。此后,国内迎来了最严野生动物管控措施。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三部门联合发布公告,要求即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以斩断病毒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
疫情和政策管控下,多家室内动物园的负责人都表示“现在日子不好过”,门店开业“遥遥无期”不说,还得支付商场的高额租金及人员工资。
更有人在朋友圈转发,茱莉室内动物园资金链断裂,大量动物求收养的信息。

图片来源:朋友圈截图


从2019资本追逐的风口,到突如其来的疫情和野生动物的政策管控,大家也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室内动物园该如何将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疫情过后,该如何调整,如何树立企业核心壁垒?这些成为当下亟需思考的问题。
带着这些问题,长城君采访了上海最大室内宠物乐园--亚马逊萌宠公园创办者李浩晨女士。

亚马逊宠物公园

室内动物园行业将迎来加速洗牌,活到最后的核心壁垒是?
李总表示,和很多实体店一样,暂停营业和线下消费的锐减,对亚马逊萌宠公园来说是致命打击。在漫长的周期里,想要恢复正常收入异常艰难。
因此,在疫情初期,李总首先向商场物业方申请减免租金支持。
其次,在暂停营业期间,只安排动物管理人员值班,及时对动物饲料进行调整搭配,以备饲料短缺,其他人员全部休假。
第三,与员工积极协商,一起降薪共渡难关。值得庆幸的是,团队员工基本对此表示理解,毕竟当前最重要的是活下去,才有发展的机会。
受本次疫情影响,线下门店遭受巨大冲击,很多人认为线上经营才是未来的趋势。那么,室内动物园作为一种比较依赖线下流量的业态,是否该调整经营策略,加大线上投入呢?
对此李总认为,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和擅长的方面,疫情是阶段性的,不能因为这次的市场影响,就盲目杀入线上交易。
线上商品的交易越发达,线下体验就越需要得到重视。亚马逊萌宠公园将依然会致力于线下门店内容增加、体验升级、会员服务和模式打造,就算线上适当增加投入,那也是途径和工具性的,而非业务性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李总预测,接下来室内动物园将迎来一次大洗牌。
他认为,室内动物园大多是2019年后开业的,资金储备有限,看似是商场客流发动机,其实内容和盈利模式单一,对市场风险的抵御力很弱。
很多开室内动物园的老板之前都没做过服务行业,放马就杀进来,现在的服务行业已不再是哪个行业单一的竞争了,而是全行业竞争,大家抢的是消费者的时间。
其实,室内动物园单一的动物展示、互动和浅层的萌宠销售,在高额的房租和人员成本下,并没有多少盈利空间。
经历这场疫情的洗礼,行业将被迫快速进入调整期,一批快速上马又不深耕的项目将会被淘汰。
当前很多萌宠项目可玩性弱,新鲜过后消费者再次体验的意愿不强,未来在没有更好的盈利模式前,再加上监管力度加大,大家会慎重开店。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然,萌宠体验类的项目当前还是个新兴行业,异宠市场上,宠物陪伴的需求增强,市场容量很大,但很多年轻人和孩子还处在愿意体验而不愿自养的阶段,只要模式升级,依然前景可期。
扩充体验服务内容和特色,有机结合萌宠零售,把商品、体验和空间有机结合,增强体验的归宿感,平衡好孩子和年轻人的购买和体验,有效解决周末和周间、白天与晚上的效能,那它的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

 

这场疫情对室内动物园和行业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场疫情对室内动物园行业打击十分巨大,李总表示,疫情期间,第一批要求暂停营业的行业,就是大小的动物园,完全停摆,对经营是个致命打击。
当然,各行各业都在响应国家和相关部门的号召,暂停营业,共同抵抗疫情的扩散。
但疫情过后很多服务性行业因消费的恢复,经营很快会回暖,但由于媒体反复宣传的“禁食野生动物“,被民众过度解读为“减少接触或不要接触小动物”。
在这种错误的认知下,室内动物园的经营回暖将会更加艰难和漫长。从疫情期间有些家养宠物都被遗弃或杀害,可见一斑。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过积极的一面也要看到,前两年室内动物园如雨后春笋一样地崛起,行业鱼龙混杂。
很多动物园匆忙上线后,缺乏有效管理和科学喂养,再加上生存空间过分狭小密闭,这些都不利于动物的生存健康,一味的扩张,更是不利于这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还有些项目,为了吸引大家的眼球,还违规引入保育类动物,比如高冠变色龙、巨嘴和金刚鹦鹉、耳廓狐、陆龟等等,直接挑战和冲击对保育类动物的保护规定。
疫情中和之后对野生动物的管控加强,将会让大家放慢脚步,客观地看待这个新兴的行业,从长远来说,这对行业是有利的。

“一刀切”政策下,异宠行业还有出头之日吗?
另外,在国家出台的政策中,蛇、龟、蜥蜴等异宠也被归类为野生动物,现在异宠行业陷入全面停摆的困境。异宠行业从业者该如何应对这次危机? 李总认为,这需要整个行业的努力,首先要争取政策上的合理性划归,由法学专家、动物学和生态学等各个领域的专家,共同研讨,合理评定,争取政策支持。
再者,也要行业从认知上加大宣传,做好科普引导,野生的定性不能“一刀切”。
现在很多销售和展示互动的小动物,并非国家所规定的野生动物,而是有资质的饲养场多代繁殖的,不属于野生动物。
就像豹猫中的亚洲豹猫就是野生的,而孟加拉豹猫就是混种繁育出来的,于1984年经由国际猫协会TICA所承认的宠物猫。
这种差别,对萌宠的销售和体验有本质的区别。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果确系野生范畴,是肯定不适合作为宠物来饲养和活体交易的,这样的企业还是尽快转型的好。
对于饲养繁殖宠物类的,异宠兴起的各类宠咖,是个不错的选择,撸羊驼、撸龙猫、撸蜥蜴、撸刺猬,各种异宠亲密互动和漫享时光,成了年轻人的新宠。
新奇容易,猎奇之后的客户体验感才是生存关键,要从服务和体验上下功夫。
其中综合了休闲空间、异宠亲密互动、宠物销售、周边延伸和会员服务等等,从一个传统的宠物店转向有综合服务体验功能的社区体验店。

 
 
 

2月17日21:00,长城线上大学特别邀请到了上海海洋大学临床兽医学硕士,上海绮异动物专科医院技术院长成奇医生带来《新冠疫情下的龟蛇蜥蜴等异宠现状及未来》。

 

感兴趣的同学,赶快扫描下方海报上的二维码,免费报名看直播吧!

 

 

 

CIPS 会员服务

长城国际展览有限责任公司

展商展位预订 专业观众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