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猫奴撸猫简史:吸猫成瘾背后的人口结构变迁

发布日期:2019-02-02 编辑:CIPS官网 查看次数: 315

4700字丨27图丨12分钟阅读 丨收藏指数:★★★★★+  

阅读指数:★★★★★丨收藏指数:★★★★★

 

中国人撸猫热潮所代表和映射的东西,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全民萌宠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今天,我们从以下几个方向揭秘:

1. 中国人爱猫的历史由来?

2.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有着怎样的猫文化?

3. 云养时代的流量有多大?

4. 猫型社会是什么因素导致的?

1560年,嘉靖皇帝朱厚熜的猫死了。朱厚熜不顾内阁重臣们的阻止,宣布要用道教礼仪设坛祭猫,并金棺厚葬,从此一代名猫落土于万寿山北坡。

大臣袁炜挥笔成章,写了一篇文采飞扬的祭文,文中一句“化狮为龙”让朱厚熜大为赞赏。

爱猫及人的皇帝大手一挥,袁炜的命运也就此开挂:从区区一个礼部学士直线升职为吏部侍郎,没过多久又升宗伯,加一品,入内阁。其晋升之速,前所未有。

嘉靖皇帝金棺葬猫、袁炜凭咏猫升官的故事,其实只是两千年中国猫文化里一个个小小的缩影。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猫从捕鼠的家畜,先是变成文人的宠物,后又晋级为大众的“猫主子”,仿佛沿着一架长长的梯子,慢慢地爬到了食物链顶端。

万事万物,皆有溯源,中国人撸猫热潮所代表和映射的东西,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全民萌宠背后的秘密,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内容。

古为猫狂:中国猫奴演化简史

中国文人爱猫,像是一场能穿透时空集体式的不约而同。而在历代猫奴中,宋代文人尤爱咏猫、画猫和撸猫

宋·李迪《狸奴蜻蜓图》 

宋朝商品经济的大力发展和城市都邑的繁荣发达,是撸猫热的直接动因

人民的物质生活条件变高了,对享乐的追求与日俱增,猫也从“捕鼠于田间以饱自腹”的下九流地位,一跃而为“睡美人于怀中鱼肉食之”的老爷身份,成为权贵和富人们消遣和赏玩的工具。

不仅不用再自己捕食,南宋时期的杭州也出现了宠物市场,猫窝、猫粮、改猫犬(给猫做美容)等猫相关产业链齐全,花样招数不比现代少,猫的吸金能力可见一斑。

今天很多猫奴们为了猫主子鞠躬尽瘁,孰不知早在几百年前,祖先们就已经率先创造出了“猫经济”

宋徽宗 《耄耋图卷》 

宋代文人雅士对猫的喜爱,直接传递给了明朝。明朝除了皇帝们大都是猫奴外,普通百姓也对猫喜爱有加。

明·宣宗《壶中富贵图》

不过到了清朝,满族皇帝青睐能够帮助打猎的狗,猫在紫禁城的地位一落千丈,不过这没有阻碍民间文人对猫的追捧,咸丰年间甚至出现了《猫苑》这种百科全书式的著作


清·黄汉编著《猫苑》

到了近代,中国文人越发对猫痴迷。

民国时代的名人猫奴,足以列一张很长的单子:老舍、丰子恺、徐悲鸿、徐志摩、胡适、杨绛、钱钟书、林徽因、季羡林、冰心……除了鲁迅先生,几乎没有作家不爱猫

此间大量关于猫的文学作品,让猫彻底脱离原本的身份,逐渐符号化。

丰子恺与猫的合影照片及关于猫的漫画作品

从中国人开始驯化家猫的两汉时代开始,到反过来猫驯化俘获几乎所有文人骚客的民国时期结束,猫用了两千年的时间从捕鼠动物晋级为文人萌宠

但坦白讲,爱猫吸猫的现象仍旧局限在以文人雅士为代表的精英阶层中,全民级别的撸猫热在中国尚未出现,猫在食物链上还差最后一跃。

举国上下的吸猫,率先发生在跟中国一衣带水的日本,当中国的猫还在文人的书房里蹦跳嬉闹时,日本的猫已经凌驾万物了。

东瀛喵事:神佛共奉的日本猫

《广辞苑》里记载,日本四周环海,并不产猫,直到奈良时代,为了防止佛经在路途中被老鼠损坏,日本遣唐使特地从中国引进了几只猫。

因数量稀少,只有皇室才有饲养的权利,普罗大众连猫长啥样都不知道。因此在很久的一段时间里,养猫就是权势的象征

初次出现在国民面前,日本猫就拥有显赫的地位,这跟中国猫刚开始被定位为捕鼠家畜大不相同。应该说,走“自上而下”渗透路线的日本猫,更容易俘获底层百姓的心

到了江户时代,猫开始走入寻常百姓家,在这个过程中推波助澜的,是著名的“招财猫”的传说。

江户时代,一只名叫小玉的猫咪住在没落的东京豪德寺,主持希望它能为寺庙招来好运。

某天,城主一行人路过寺庙,小玉在门口举着前爪摇摆,似在邀请他们入庙。刚跨入庙内,外面立刻雷雨交加,城主大感命运指引,此后频繁光顾豪德寺,寺庙的香火从此源源不断。

这只是招财猫众多诞生的传说之一,在今天看来,这些传说的创作脚本非常幼稚和粗糙,而且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猫可以为贫苦老百姓带来的福气和好运

这种简单但美好的故事特别容易在老百姓中间传播,如今几乎每一家日本商铺里都供着一尊招财猫,足见招财猫在日本人民心中的分量。

更厉害的是,日本人自来信奉“神佛各奉”,意思是各家神社或寺院只需遵奉自己信仰的神灵,猫却完美破了这条例:许多神社和寺院里除了供奉神灵之外,也供奉着猫。

《日本文化史词典》中,日本文学家直江广治在“猫”的条目里直接指出,猫在日本“神佛共奉”猫的现象,映射了猫在诸神之间的跨越性特征

进入到现代日本,招财猫的产业链愈加完善丰富,具体体现在颜色、图案、铃铛、配饰等上的开发,比如白色招财猫招福,金色招财,粉色招桃花;身上印有宝船图案的象征财富,印有富士山图案则寓意名利齐收……

也就是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招财猫大人招不到的东西。

不过,尽管以招财猫为代表的日本猫文化已经深入寻常百姓的家庭里,但距离全民吸猫全民拜猫的疯狂,还需要一批特殊人群的诞生。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日本迎来了婴儿潮,这批婴儿数量高达691万的人群,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和文化的全面繁盛,发挥了经济脊梁的作用。

这代缔造了日本经济腾飞奇迹的人群,在享受经济增资果实的同时,也逃脱不了时代的诅咒:上涨的生活成本、扩张的城镇化建设,使得这代人的生育意愿不断降低。

几十年以来的低生育率,使他们变成了老无所依的一代人。人口结构的拐点和萎靡萧条的经济形势下,全民拜猫时代终于到来了

2015年是猫咪“大显神威”的一年,腾讯研究数据显示,那年“猫产业”为日本经济创下超1300亿人民币的收入,相当于同年日本餐饮业总产值的10%。

那年,“猫咪经济学”这个词也开始火遍日本全国,甚至让经济学家们形成了一个共识:猫咪=经济,意思是,只要用对了猫,就能立刻产生经济效益。


猫咪经济火爆的背后,是日本逐渐畸形的人口结构:日本的两大主要养猫人群——独居上班族(单身为主)和寡居老人——恰恰就是少子化和老龄化的产物

从古时的神佛共奉,到如今的全民拜猫,猫在日本社会食物链的进化史,横跨了日本经济和人口的更迭衰落

全民萌宠:云养猫的流量时代

猫咪经济火爆的背后,是日本逐渐畸形的人口结构:日本的两大主要养猫人群——独居上班族(单身为主)和寡居老人——恰恰就是少子化和老龄化的产物

从古时的神佛共奉,到如今的全民拜猫,猫在日本社会食物链的进化史,横跨了日本经济和人口的更迭衰落

全民萌宠:云养猫的流量时代

几百年前,嘉靖皇帝朱厚熜一意孤行金棺葬猫;几百年后,50万群众却自发地为一只叫“楼楼”的猫在网上举行云哀悼。

或许你不知道这只猫,但它的表情包一定被你收录在微信内。

2017年10月14日,楼楼去世的消息登上热搜,当天50万粉丝不约而同地在微博上为它刷屏默哀。一只猫贡献了50万粉丝的流量,但这只不过是中国云养猫大势的冰山一角

被做成表情包的楼楼

云养猫是指生活中因为家庭条件或者环境因素等不能养猫,每天以看网站、论坛等、或使用app查看猫咪的图片、观看猫咪的视频来满足养猫欲望。

当猫在中国经历了近两千年温水煮青蛙式的温吞进阶后,现代云养猫人群的涌现和持续增长,开启了属于猫流量的时代。

不同于猫在日本的润物细无声,在中国,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网络风暴。

在知乎上,猫的关注超过33万人,话题超过5万,而狗的关注不到20万,话题不足4万;贴吧上,猫吧聚集了214万人,狗吧只有109万人;最悬殊的差距出现在微博上:猫的话题阅读超过11亿,而狗只有1亿。

2018年,有宠物食品厂商意外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数据:狗的食品消费明显减少,而猫的消费却在上涨

原因不难推导:从资金上来测算,养狗需要耗费的财力几乎是猫的3倍;从空间上来测算,养狗需要主人有更大的房子;从精力上来测算,养狗需要主人一天至少两次带出户外活动。

因此,养猫和养狗在2018年出现分化的原因很骨感:没钱、没房、没时间。

除了金钱、房子和时间因素之外,年轻人热衷养猫还跟一整代的心态有关。

不论是在网上吸猫,还是各种群体舆论的发声,中国年轻网民的这种自发式集体行为,其群体特性其实和近来引发热议的“空巢青年” 群体非常相似

根据2017年数据显示,单身、远离家乡、年龄在29-39岁的青年人数高达5800万人,这些人都是云养猫的主力人群。同时由于中国互联网的普及和发达,云养猫成为一种全球独特的国民现象

同样参考日本老龄化和少子化的经验,尽管云养猫已成星火燎原之势,但猫文化和猫产业在中国,仅仅是刚刚起步而已

猫型社会:老龄化结构的宿命

为什么偏偏是猫?科学官方解释认为,猫外表肖似婴儿,拥有“怜幼触发特质”(baby releasers),这个特性极易让人类联想到自己的孩童并相应地释放出荷尔蒙——母性。

而为什么我们会甘愿成为猫奴?有一个理由十分的冠冕堂皇:猫的行为特征符合青年人的自身价值追求——不打扰、不麻烦

此外,几乎所有宠物研究报告都有同一个结论:超过70%的人养宠只是为了陪伴

虽然结论不够精确,但比较接近事实:不同于古代文人养猫为捕鼠,不同于近代文人养猫为寄情,对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现代中国来说,养猫恐怕已经成为很多青年人的首选。

事实上,不管愿不愿意承认,猫已经是一代年轻人能够享受到的最廉价的陪伴。

经过几千年漫长的演化,猫从捕鼠家畜,到全民萌宠,最终在人口结构的推动下,深深地嵌入到了普通人的生活里,这是猫的胜利,也是人的宿命。

CIPS 会员服务

长城国际展览有限责任公司

展商展位预订 专业观众登记